• <tr id='MP0tk8'><strong id='MP0tk8'></strong><small id='MP0tk8'></small><button id='MP0tk8'></button><li id='MP0tk8'><noscript id='MP0tk8'><big id='MP0tk8'></big><dt id='MP0tk8'></dt></noscript></li></tr><ol id='MP0tk8'><option id='MP0tk8'><table id='MP0tk8'><blockquote id='MP0tk8'><tbody id='MP0tk8'></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MP0tk8'></u><kbd id='MP0tk8'><kbd id='MP0tk8'></kbd></kbd>

    <code id='MP0tk8'><strong id='MP0tk8'></strong></code>

    <fieldset id='MP0tk8'></fieldset>
          <span id='MP0tk8'></span>

              <ins id='MP0tk8'></ins>
              <acronym id='MP0tk8'><em id='MP0tk8'></em><td id='MP0tk8'><div id='MP0tk8'></div></td></acronym><address id='MP0tk8'><big id='MP0tk8'><big id='MP0tk8'></big><legend id='MP0tk8'></legend></big></address>

              <i id='MP0tk8'><div id='MP0tk8'><ins id='MP0tk8'></ins></div></i>
              <i id='MP0tk8'></i>
            1. <dl id='MP0tk8'></dl>
              1. <blockquote id='MP0tk8'><q id='MP0tk8'><noscript id='MP0tk8'></noscript><dt id='MP0tk8'></dt></q></blockquote><noframes id='MP0tk8'><i id='MP0tk8'></i>
                當前位置: 首頁 > 法學人才 > 學者行蹤

                為什麽要特赦這9類罪犯?刑法學專家全方位解讀

                • 來源:中央政法委長安劍
                • 發布日期:2019年08月09日
                • 【字體:

                高銘暄、陰建峰:

                建國70周年特赦的時代意義

                  6月29日,國家主席習近平簽署主席特赦令,根據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一次會議表決通過的特赦決定,對部分服刑罪犯予以特赦。這是繼2015年我國在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之際實施特赦後又一次進行特赦,受到各方廣泛關註和高度評價。

                  作為一項重要的刑事政策措施,特赦通常在國家節假日、紀念日或者政治形勢發生變化時實施,特赦的時間點一般均選在國家重要紀念日或節假日,例如,韓國的光復節特赦、泰國為國王的慶生特赦、德國的聖誕節特赦等皆是如此。就我國來說,1959年第1次特赦正是為慶祝新中國成立10周年而施行的。2015年8月重啟特赦制度,也是為了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

                  2019年適逢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也是“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進入歷史交匯期的關鍵之年,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歷史進程中的重要節點。值此重大節慶時刻,再次對部分服刑罪犯予以特赦,無疑是一項展示黨的執政理念和執政能力、營造節日祥和喜慶氛圍的重大政治決定和法治舉措,不僅能夠發揮特赦制度所固有的救濟法律不足、衡平社▼會關系、調節利益沖突之刑事政策功能,也更能凸顯一系列重大的時代價值。

                  第一,本次依法特赦體現了全面依法治國理念,有利於形成依憲執政、依憲治國的良好社會氛圍。2018年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高票通過憲法修正案,實現了憲法修改的重大歷史任務。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再行特赦,是修憲之後直接以憲法為依據的一次重大憲法實踐活動,是實施憲法規範的最直接體現,有助於進一步彰顯依憲治國、依憲執政之法治理念,樹立憲法的權威,強化其根本法地位,增強憲法的生命力與活力,充分發揮憲法在國家政治、經濟、社會生活中的指導作用,充分體現以習近平同誌為核心的黨中央治國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推動社會主義法治國家建設不斷邁向新水平。

                  第二,本次依法特赦體現了依法治國和以德治國的有機結合,有利於展示法安天下、德潤人心的仁政。特赦作為憲法性規範,具有重要的規範價值和法治功能。現代意義上的特赦是法治的產物,其以憲法和法律為圭臬,遵◣循法定的實體要求和程序規則,沿著法治的軌道運行。同時,特赦還具有內在的道德性和外在的感化性,可以發揮一定的德治功能。特赦蘊含著對於人的理解、對於人●性的關懷,對被特赦者乃至其他在押服刑人員具有一定程度的教育感化功能。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實行特赦,是在依法治國基本方略指∴引下對慎刑恤囚、憐老恤幼、明刑弼教等德治傳統的理性傳承,既充分體現我國依法治國的基本方略,彰顯法治的程序價值,也充分體現以德治國的仁政思想,必將成為我國又一次法治與德治有機結合的生動實踐。

                  第三,本次依法特赦體現了“國╳家尊重和保障人權”的憲法精神,有利於樹立我國良好國際形象。加強對人權保障和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乃至罪犯的人權司法保護,是我國憲法和刑法、刑事訴訟法的基本原則。隨著刑事司法改革的深化,人權司法保護觀念日益深入人心。“人權入憲”這一我國人權保護的重大進步,更是給人權之刑法保護奠定了堅實的基礎。現代特赦制度具有救濟司法誤判、緩和刑罰嚴苛之功能,它的施行對於保護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乃至罪犯之合法權益具有重要意義。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適時對部分服刑罪犯予以特赦,是我國人權司法保障的一次具體體♀現,生動展現了我國人權司法保障水平,有利於進一步樹立我國開放、民主、法治、文明的國際形象,以事實化解和駁斥一些人對我國人權狀況的誤解與偏見。

                  第四,本次依法特赦體現了寬嚴相濟的刑事政策,有利於促進社會和諧穩定。寬嚴相濟是我國的基本刑事政策,對於打擊和預防犯罪、維護社會穩定具有重要作用。特赦作為一種刑罰赦免法律制度,體現的是寬嚴相濟“寬”的一面。這次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實施特赦,正是貫徹寬嚴相濟刑事政策的實際舉措,體現了我國刑罰寬宥、人道的精神,有利於充分發揮特赦的感召效應,鼓勵罪犯悔過自新,強化刑罰教育改造效果,也有助於改變普通民眾對嚴刑峻法的過度依賴,破除“刑罰萬能”觀念,最大限度化消極因素為積極因素,促進社會和諧穩定。

                  第五,本次依法特赦有助於推動特赦的制度化、法治化運作。特赦制度在我國歷史悠久、源遠流長,然而,一個時期以來,我國特赦制度長期沈寂,缺乏活性。繼2015年特赦之後,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再次實行特赦,4年之內的兩次特赦實踐,使特赦制度由法律層面落到實踐層面,特赦的決定和實施都在實踐中得到檢驗,有助於促進特赦的常態化運作,加快特赦的制度化建設,推動特赦的立法化進程,促進特赦實體要件與程序規則的規範化,必將對中國特色赦免制度的法治化、規範化的不斷完善起到積極的推動作用。

                ( 作者為北京師範大學刑事法律科學研究院名譽院長、特聘教授、博士生導師 高銘暄 ;北京師範大學法學院副院長、教授、博士生導師 陰建峰)

                    

                張明楷:

                本次特赦9類罪犯的根據和理由

                  6月29日,國家主席習近平簽署主席特赦令,根據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一次會議表決通過的特赦決定,對部分服刑罪犯予以特赦。這是繼2015年我國在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之際實施特赦後又一次進行特赦,具有重大政治意義和法治意義。 

                  赦免的歷史十分悠久,早在古希臘就已存在,其後被羅馬法承繼。作為赦免的代表形態之一的“大赦”一詞,在希臘語與拉丁語中的意思是“忘卻”,原本指在更改年號等時代轉機之際,忘記、赦免過去的罪行←,從新啟航。現在各國憲法、刑法都規定了赦免制度,並且在適當時期實施赦免。

                  我國1954年憲法規定了大赦與特赦制度,並將大赦的決定權賦予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特赦的決定權賦予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大赦令與特赦令均由國家主席發布。後來的憲法包括現行憲法僅規定了特赦制度,這表明我國已經取消了大赦制度;刑法第六十五條、第六十六條所指的赦免便僅限↑於特赦。現行憲法規定的特赦,由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由國家主席發布特赦令。

                  特赦,一般是指國家對較為特定的罪犯免除執行全部或者部分刑罰的制度。既然依法對被告人判處了刑罰,為什麽後來又可以免除執行全部或者部分刑罰呢?這便是特赦制度的根據(或存在理由)問題。

                  概括地說,特赦主要有以下4個方面∩的根據:

                  (1)對國家重大喜慶活動的慶祝。在國家舉行重大喜慶活動期間對部分罪犯進行特赦的做法,在世界範圍內具有悠久的歷史。我國自唐代起就形成了“盛世赦罪”的歷史♂傳統。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對部分罪犯予以特赦,具有重要意義。

                  (2)對罪犯不具有再犯罪危險性的肯定。刑罰的目的是預防犯罪,包括一般預防與特殊預防。行刑的主要目的是預防犯罪的人重新犯罪(特殊預防)。雖然人民法院在作出判決時就考慮了被告人重新犯罪的可能性,但判決時的考慮只是一種預測,而不可能精確。罪犯經過一定時期的服刑後,已經改過自新或者由於其他原因不可能再犯罪的,就沒有繼續服刑的必要性。但是,這些罪犯卻不一定符合減刑、假釋的條件,或者根據法律的規定不能減刑、假釋。在這種情況下,通過特赦就可以對罪犯不具有再犯罪危險性(不具有特殊預防必要性)的事實予以肯定,這是對刑罰目的的貫徹與落實。

                  (3)對成文刑法局限性的修正。刑法是◣針對一般人制定的普遍適用的規範,雖然立法機關在制定刑法時會全盤考慮,但不可能沒有遺漏地預見其後可能發生的所有情形,因此,刑法的部分規定缺乏因人而異、因時而異的靈活性。換言之,刑法不可避免存在整齊劃一的局限性。但是,成文刑法應當是正義的文字表述,而正義是活生生的,絕不是機械化的,所以,在社會形勢發生變化後,需要通過特赦來修正刑法整齊劃一的局限性。

                  (4)對基於刑法變化的判決效果的變更。隨著政治、經濟、社會等各方面的變化,刑法也必然發生變化。即使法條文字沒有變化,法條含義也可能發生變化。行為當時被規定為犯罪的,現在可能不是犯↘罪。適用刑法的觀念同樣會發生變化,行為當時司法機關按照當時的觀念認定為犯罪的,按照現在的觀念可能不是犯罪。因此,需要通過特赦來適當變更過去的判決結果。

                  根據本次特赦決定予以特赦的有九類罪犯,可以概括為5種情形,都分別存在著被赦免的相應根據和理由。

                  第一種情形,包括第一類和第二類。參加過中國人民抗日戰爭、中國人民解放戰Ψ 爭的服刑罪犯(第一類),為民族獨立和新中國的建立做出過貢獻;在新中國成立後,參加過保衛國家主權、安全和領土完整對外作戰的服刑罪犯(第二類),為鞏固國家政權、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領土完整做出過貢獻。對ξ他們予以特赦,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慶祝活動的不可缺少的內容,有利於激發愛國熱情,振奮民族精神。而且,第一類罪犯大多在八十周歲以上,基本已經喪失了犯罪能力,第二類罪犯一般也是老年人,對他們予以特赦,是對其不具有再犯罪危險性的肯定。

                  第二種,包括第●三類、第四類。新中國成立後,為國家重大工程建設做過較大貢獻並獲得省部級以上“勞動模範”“先進工作者”“五一勞動獎章”等榮譽稱號的服刑罪犯(第三類),為國家強大和綜合國力提升做出過貢獻;曾系現役軍人並獲得個人一等功以上獎勵的服刑罪犯(第四類),為鞏固國防、保衛祖國做出過貢獻。對他們予以特赦,也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慶祝活動的應有內容。對第三類罪犯特赦,有利於激勵創新創造,弘揚為國奉獻精神;對第四類罪犯特赦,有利於形成尊崇軍人、激勵軍功的良好氛圍。而且,這些罪犯在以往表現優異,一般來說應當是容易改過自新的人員,經過一定時期的服刑一般不會再重新犯罪。對他們予以特赦,是對其不具有再犯罪危險性的肯定。

                  第三種,主要是第五類。因防衛過當或者避險過當,被判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剩余刑期在一年以下的服刑罪犯(第五類),之ξ 所以被特赦,主要是基於兩個方面的理由:其一,防衛過當、避險過當是行為人在為了使國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財產等權益免受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或者緊迫危險而實施防衛或者避險行為的過程中發生的,這些罪犯的特殊預防必要性原本就很小,根據刑法規定有可能免予刑罰處罰。而且,這些罪犯原本被判處的刑期短,或者經過了較長時間的服刑,已經沒有特殊預防的必要。對他們予以特赦,是對其不具有再犯罪危險性的肯定。對這類罪犯特赦,有利於在全社會弘揚見義勇為精神,鼓勵人民群眾同違法犯罪作鬥爭,積極參與搶險救災等工作。其二,現行刑法放寬了防衛過當的限度,但以往司法機關對防衛過當的判斷標準相對嚴格,導致一些正當防衛被認定為防衛過當,甚至對防衛過當判處了較重的刑罰。所以,對上述人員予以特赦,體現了對基於刑法變化的判決效果的變更,也是對誤判的救濟。

                  第四種,包括第六類、第七類、第九類。年滿七十五周歲、身體嚴重殘疾且生活不能自理的服刑罪犯(第六類),基本已經喪失了犯罪能力,沒有特殊預防的必要性,因而沒有繼續服刑的必要性,對他們予以特赦,符合我國歷史文化傳統和國際上的人道主義原則,也是對其不具有再犯罪危險性的肯定。犯罪的時候不滿十八周歲,被判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剩余刑期在一年以下的服刑罪犯(第七類),因為犯罪輕微,不需要長時間服刑,或者雖然所犯罪行較重,但其可》塑性強,容易改造。對他們予以特赦,是對其改過自新的肯定,體現了對未成年人犯罪教育為主、懲罰為輔的刑事政策,有利於他們早日回歸社會,符合刑罰目的的要求。被裁定假釋已執行五分之一以上假釋考驗期的,或者被判處管制的罪犯(第九類),要麽因為其有悔改表現,不具有再犯罪的危險性,要麽因為其犯罪輕微,再犯罪危險性原本就較小,對他們予以特赦,也是對其不具有再犯罪危險性的肯定,有利於促進其更好地融入家庭、回報社會。

                  第五種,主要是第八類。喪偶且有未▅成年子女或者有身體嚴重殘疾、生活不能自理的子女,確需本人撫養,被判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剩余刑期在一年以下的女性罪犯(第八類),由於刑法的整齊劃一的規定,導致這些女性罪犯不一定符合緩刑、免予刑罰處罰的適用條件。所以,對這些女性罪犯予以特赦,是對刑法整齊劃一的局限性的修正。而且,這些女性罪犯要麽原本犯罪較輕,或者經過一定時間的改造,已經不具有再犯罪的危險性,對她們特赦╲,也體現了黨和國家對女性的特殊關懷。

                  同時,這次特赦決定也規定,對上述九類特赦對象中,具有以下5種情形之一的罪犯不予特赦:一是第二、三、四、七、八、九類對象中→系貪汙受賄犯罪,軍人違反職責罪,故意殺人、強奸、搶劫、綁架、放火、爆炸、投放危險物質或者有組織的暴力性犯罪,黑社會性質的組織犯罪,販賣毒品犯罪,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動犯罪的罪犯,其他有組織犯罪的主犯,累犯的,不得特赦。這是因為,這些犯罪的罪質嚴重,罪犯的再犯罪危險性大,需要繼續改造;刑法對這些犯罪的規定並無明顯變化,也不需要變更判決結果。二是第二、三、四、九類對象中,剩余刑期在十年以上的和仍處於無期徒刑、死刑緩期執行期間的,不得特赦。這是因為,這些罪犯所犯罪行嚴重,而且服刑時間短,仍然存在再犯罪的危險性。如果罪犯具有悔改表現,可以通過減刑、假釋等方式處理。即使判決存在問題,也可以通過審判監督程序解決。三是曾經被特赦又因犯罪被判處刑罰的,四是不認罪』悔改的,五是經評估具有現實社會危險性的,這三類罪犯主觀惡性較深,再犯罪危險性大,需要繼續服刑改造,因而不予特赦。

                  總之,這次特赦決定規定的準予特赦與不得特赦的情形,依據充分、理由適當,相信會贏得社會公眾的普遍理解支持,保障特赦實施順利進行,達到良好政治效果、法律效果、社會效果。

                (作者為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 張明楷)

                    

                王平:

                國家不會忘記做出過貢獻的人

                  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一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於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之際對部分服刑罪犯予以特赦的決定》,國家主席習近平簽署了主席特赦令。這是新中國成立以來的第九次特赦,也是2015年後我國再次實行特赦。

                  此次特赦延續了2015年特赦決定的思路,即在國家重大節慶日特赦部分服刑罪犯,以增強舉國歡慶、萬眾歡騰的濃厚節日氣氛。同時,此次特赦的對象範圍明顯增加,在2015年特赦四種類型服刑罪犯的基礎上,又增加了五種類型的服刑罪犯,即共有九種類型服刑罪犯被列入此次特赦對象範∏圍。這充分彰顯了以習近平同誌為核心的黨中央承續中華文明慎刑恤囚、明刑弼教的優良傳統,推行法安天下、德潤人心仁政的執政自信和制度自信。

                  總的看,此次特赦決定有以下幾個特點:

                  一、特赦對象重點突出

                  第一大類特赦對象重點是建國前後對國家做出重要貢獻,符合一定條件正在服刑的罪犯。具體包括以下四種類型:建國前參加過中國人民抗日戰爭、中國人民解放戰爭的;建國後參加過保衛國家主權、安全和領土完整對外作戰的;曾系現役軍人並獲得個人一等功以上獎勵的;建國後為國家重大工程建設做出較大貢獻並獲得省部級以上重要榮譽稱號的。前三類都是軍人,或者說主要是軍人,他們都曾經為新中國的建立和發展浴血奮戰過,或者是榮立過一等功以上的獎勵。將以上四種類型正在服刑的罪犯,列為此次特赦的對象,與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主題相契合,也表明黨和國家永遠不會忘記那些為新中國的建立和發展做出過貢獻的人,即使其中有些人由於觸犯刑法被判刑入獄,黨和國家也沒有忘記他們為△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領土完整所作出的貢獻。對這四種類型服刑人員特赦,不僅特赦對象本人會感恩,他們的家屬會感激,所有的現役軍人和曾經的軍人、所有的國人都會感動。在這種感恩感激感動的濃厚氛圍中,我們的角色都是中國人,都是中華民族的子孫,我們的心靠得更近,彼此的手拉得更緊,我們團〓結一致,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而不懈奮鬥。

                  第二大類特赦對象重點是符合一定條件正在服刑的老年犯、未成年犯和女犯。老人、未成年人和婦女由於年齡、性別等原因,屬於人群中的弱勢群體,需要給予特殊的照顧。黨和政府歷來重視對老人、未成年人和婦女的關心幫助,我國有一整套針對老人、未成年人和婦女特殊權益保護的法律法規,在刑事法律領域也不例外,犯罪的老人、未成年人和婦女會有更多的機會獲得從寬處理。此次特赦決定將上述三種類型正在服刑【的罪犯列為特赦對象,思路是連貫的,政策是一致的,既是我國寬嚴相濟刑事政策“寬”的一面的生動體現,也與“矜老恤幼”的中國傳統文化相契合,社會各界和人民群眾對此充分認同。

                  二、特赦實體標準慎重有度

                  本次特赦決定規定的特赦範圍是九種類型的服刑罪犯,對他們的特赦都不是無條件的,都要附加一定的條件,或者有一些禁止性的規定。就是說,被◇列入此次特赦對象範圍的服刑罪犯,最終能否被特赦,都要受到一些條件的限制和制約。比如,關於刑期、刑種的禁止性規定,刑期(或剩余刑期)過長不得特赦;關於犯罪類型的禁止性規定,貪汙賄賂犯罪、一些嚴重暴力犯罪、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動犯罪等特定犯罪類型的罪犯不得特赦;關於服刑期間表現的考察,不認罪悔改的不得特赦;累犯不得特赦;經評估釋放後具有社會危險性的不得特赦,等等。設置上述附加條件或禁止性規定,既是為了維護刑事判決穩定性和嚴肅性,也是為了保證罪犯釋放後能夠順利回歸社會,成為遵紀守法的公民,以確保社會和社區的安全,照顧人民群眾的安全感。可見,此次特赦決定標準的設定,兼顧了對罪犯寬宥、人道與對社會安全防衛兩者的平衡。

                  比如,關於犯罪類型的禁止性規定,特赦決定規定,第二、三、四、七、八、九類對象中系貪汙受賄犯罪,軍人違反職責犯罪,故意殺人、強奸、搶劫、綁架、放火、爆炸、投放危險物質或者有組織的暴力性犯罪,黑社會性質的組織犯罪,販賣毒品犯罪,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動犯罪,其他有組織犯罪的主犯,以及累犯等,均不得特赦。規定貪汙受賄犯罪不得特赦,不僅是保持我國當前反腐敗鬥爭高壓態勢的現實需要,也是古今中外赦免制度對職務犯罪從嚴掌握的通例。除貪汙受賄犯罪外,上述提及的其他犯罪都是性質十分嚴重、社會危害性很大的犯罪。為了國家安全、公共安全和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將上述幾類嚴重的犯罪(主要是暴力犯罪)排除在特赦對象之外,符合我國一貫堅持的寬嚴相濟刑事政策,體現了“寬”中有“嚴”、寬嚴有度。

                  三、特赦程序依法進行

                  依據我國憲法和刑法、刑事訴訟法等相關法律規定,國家可以對正在服刑的罪犯實行特赦。我國憲法第67條和第80條規定,特赦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決定,由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發布特赦令實行特赦。我國刑法第65條、第66條提及的赦免即是指特赦。我國刑事訴訟法第16條第三項規定,經特赦令免除刑罰的,不追究刑事責任,已經追究的,應當撤銷案件,或者ㄨ不起訴,或者終止審理,或者宣告無罪。

                  依據憲法和法律有關規定,我國特赦的法定程序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作出特赦決定,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發布特赦令。對特赦決定的執行具體程序是,由司法行政機關和其他刑罰執行機關提請特赦,人民法院裁定,人民檢察院監督特赦實施。特赦實施完畢後,有關部門還應當在一定時間內保持對被特赦人員的教育管理,促其出獄後能夠遵紀守法,順利回歸社會。同時,要做好被害人及其家屬的情緒穩定和心理安撫工作,促進被害人與被特赦人員正常關系的修復。

                  我國法律規定,特赦不是免除犯罪分子的全部刑罰,而是只免除其刑罰執行過程中的剩余部分。經特赦免除其剩余刑罰執行的罪犯,視為刑罰已經○執行完畢,但仍然屬於犯過罪服過刑的人,也就是人們通常說的“有前科”,如果釋放後再犯罪有可能構成累犯,仍然要從重處罰。

                  總之,此次特赦決定兼顧政治效果、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三者的有機統一,有利於弘揚全面依法治國理念,展示法安天下、德潤人心的仁政,促進社會和諧穩定,展現我國人權司法保障水平,值得充分肯定。

                (作者為中國政法大學刑事司法學院教授 王平

                  文章來源:中央政法委長安劍(微信公眾號)

                分享到:
                Copyright 版權所有:北京市法學會 主辦單位:北京市法學會
                備案號:京ICP備1805944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02911